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江西何新人的博客

欢迎光临寒博!严禁剽窃、抄袭本博主博客内自创作品及其他东西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忠厚善良,正直刚毅,纯朴节俭,勤奋好学,豁达宽容,乐观执著,自尊自爱,乐于助人,精力充沛。 虚荣心不强,坏毛病不少。 物质财富不多,精神财富不少!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转载:小学生被逼吃屎调查:副班长事后威胁“弄死你”  

2015-05-22 11:56:35|  分类: 要闻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博主按早就注意到了这件黑社会一般性质的事件,今日又看到了较详尽的调查的披露,痛心疾首之余,不由得大声问:谁之罪?!

        期待着早日看到让全国老百姓感到满意的处理结果。

小学生被逼吃屎调查:副班长事后威胁“弄死你”
2015-05-22 04:27:19 来源: 观察者网(上海)

32367

小学生被逼吃屎调查:副班长事后威胁“弄死你”
事发后,小赐威胁”弄死“其他学生

小学生被逼吃屎调查:副班长事后威胁“弄死你”
怀远县教育局笔录

5月8日,观察者网曾报道“安徽小学生被副班长逼吃屎喝尿”。如今这一令人震惊的事件有了后续发展。据《华西都市报》今日(21日)报道,经过怀远县教育局和记者的走访,“副班长的王国”更多细节被披露。副班长小赐如何凭借“手中的权力”勒索其他学生、如何“命令”学生吃屎喝尿,甚至在事情败露后还威胁要“弄死”其他学生……

以下是《华西都市报》报道原文:

七个人的班级,就像一个王国。13岁的副班长小赐,拥有检查作业、监督背书这样的权力。然而,就是通过这点权力,他向包括正班长在内的6个孩子要钱。钱没给够,就逼迫喝尿吃粪。小赐上网上学,有专门的孩子骑车接送,他要来的钱,有专门的孩子替他保管……实际上,他个头矮小,打不过其他的孩子。

但这个13岁的孩子,却把这点权力运用到了极致。

孩子们在怕什么?

受害学生告诉记者:“小赐把情况汇报给老师,老师就会体罚没有完成任务的孩子。蹲着马步,让同学用扫帚打背、打屁股,狠狠地打。”

钱惠彻底死心了。她找出一把刀,放在桌子上。找来长长的绳子,从屋梁上穿过去,两头垂到地上。然后坐着,等待儿子回来。

晚上7点,小岩溜冰回来了。

小岩不敢直视妈妈的眼睛,低着头,双手手指头相互搓捏着。

“你包里六块三毛钱又是哪里来的?……你不是讲过你再拿钱就自己断一只手吗?刀在这里。或者,你干脆上吊算自杀吧,就当我们没有养你。”

小岩恐惧到了极点,因为偷家里钱被吊在屋梁上暴打的情景再次浮现,蜷缩在角落里,眼睛不敢直视,噏动着嘴唇,却没能发出声来。

A、蹊跷

发现隐秘“王国”

“我星期一要背书,如果不准备两百块钱,我书就背不过,我就要喝尿、吃屎,还要挨打……”

这些年,小岩在家偷了无数次钱,最多一次偷一千。上周,竟然偷到隔壁的赵老师家了!钱惠给儿子一周的时间,让他交代偷的钱干了什么。眼看一周过去了,他还没交代,而这次,又从他书包发现了钱!钱惠说,“这孩子没救了!”

小岩缩成一团,勾着背搓着手指。目光锁定在手上,不敢移动,偶尔瞟瞟父母,又迅速低眼皮。

僵持了十多分钟。父亲何俊发话了:“子岩,我们不打你,只要你勇敢讲出来,只要你不继续犯错,你还是我们的好儿子。”

突然,小岩浑身颤抖,哽咽着却哭不出声来,哽咽了好久,终于放声大哭,一边哭一边说:

“爸爸,我不能讲啊!我讲了就不能活了啊。”何俊心头一凛!突然有些难过。

“你跟爸爸讲讲,你讲了与不能活有什么关系呢?”

“这钱是给副班长(怀远教育局称是“语文科代表”)小赐保管的,我如果说了,他就不要我活了。”孩子泣不成声。

“你上周偷赵老师的钱到哪里去了?”“我星期一要背书,如果不准备两百块钱,我书就背不过,我就要喝尿、吃屎,还要挨打……”

“这么多年你偷的钱,都干什么去了?”“都给了小赐。”

震惊之余,何俊将信将疑:屎尿怎么能吃得下?太荒唐了,不可能吧?

“谁让你吃屎喝尿啊?”“小赐。”“你们这么大的人了,他让你们喝就喝?”“不喝就要挨打,背书写作业就不能通过检查。”“你说你吃屎了,喝尿了,可有人看见?”“全班六个人(除了小赐)都喝了。”

“你尽胡扯!你们怕他,难道你们班长小东也吃屎喝尿?”“他有权力不敢用。”

问了大半晚,已经到了当晚10点过。钱惠一边听,一边伤心,他们决定次日去其他同学家问问。

令人沉重的真相

“走访完所有的孩子,孩子的父母忍不住,冲过去抱住儿子,放声大哭起来”

小岩所在的安徽怀远县火星小学位于城郊,此前属于火星村,多年前因为发展工业区拆迁,火星小学搬到了现在的地方,保留了一个教学点。这些年,很多学生陆续转学,这里的学生越来越少。小岩所在的班级,从最开始的20多人,读到六年级时,已经只有7个人。

这七个孩子是:班长小东2003年12月生;副班长小赐13岁;小运2002年2月出生;小然2002年生;小江2000年8月生;小岩2003年6月生;小邢17岁。

这晚没怎么睡好。早上七点,何俊和钱惠叫起儿子,去了班长小东家。

敲开门,小东见到他们,开始往后躲。

听了钱惠的诉说,小东的爸爸铁青着脸,朝向小东:“你可喝过屎尿?”小东嗫嚅着说没有没有。父亲扬起手要打他,被何俊阻拦。两个女人把小东叫到一边,给他打气做工作,小东承认了。

钱惠又带着两个小孩去了小江家、小运家、小邢家。走一处,就把孩子带在一起去下一家。

29日下午,贾波正要去上班,经过2楼父亲的屋子时,听到有人说话。一进屋,一女士就介绍自己:“我是你儿子同学小岩的妈妈。”贾波以为儿子跟人打架了,质问的眼神投向站在床下的儿子小然。

“你可知道,我们的孩子在学校,吃屎喝尿了。”钱惠一边说着,眼泪一边扑簌扑簌往下掉。贾波头脑一片空白,呆了呆,问儿子可有此事。小然嗯嗯着不敢讲。

小岩见状,哭着朝小然喊:“你讲吧,我们都承认了。”

小然于是和盘托出。走访完所有的孩子,钱惠忍不住了,冲过去抱住儿子,放声大哭起来,何俊也哭了。这些年,孩子挨过自己多少毒打啊!小岩告诉爸爸妈妈,自己每天醒来第一件事,就是焦虑到哪里去找钱。所有的心思,都放在给小赐筹钱上!即使父母这样打,他们也不敢讲出在学校所遭受的屈辱。

B、规矩

副班长的“王法”

“每次背书时,孩子们必须拿钱给小赐。不给,则会喝尿吃屎”

家长们找到学校,把情况汇报到了怀远县教育局。

5月3日,学校召集了双方家长在学校见面,小赐承认六名学生拿钱给他,也承认对方吃屎喝尿的情况,小赐父母表示要归还孩子们的钱。但小赐及其家长同时称,一切都系同学们自愿。次日,小赐转到了其他学校。

5月6日上午,怀远县教育局纪工委找到涉事的六名学生进行调查。根据调查笔录,情况是这样的:

孩子们最近的一次吃屎喝尿,发生在五一放假前。因为小岩在家偷钱被家长发现,没能拿钱交给贾尚赐。这天,小运与小岩、小然三个人,一起到厕所,小然用撮灰的撮子弄来大粪,在小赐的监督下,用手指挑起,抹了一点点在嘴里,小然最先,接着是小岩,然后是小运。

此前一天,他们也吃过一次,是用零食袋去捏的,有指甲盖大小的分量,也是因为书没有背过,没有拿钱。

这只是小运的说法。班长小东称,自己没有吃过屎,但喝尿发生过,在更早的时候。

那是五年级下学期,同样在教室里,小赐朝瓶子里撒了尿,然后逼迫小运跟小东也朝里边尿,要求大家喝。小东、小运、小然、小江、小岩都喝了。六年级的时候,他们又集体喝了一次。“小赐让喝的,因为作业没写,不喝不行。”

家长们告诉记者,其实跟孩子聊天时,掌握的情况远远不止孩子们向官方说的那么几次,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孩子们自己都不记得有多少次。

按照学生们的讲述,小赐制定的规则是这样的:

每次背书时,孩子们必须拿钱。他会根据每个孩子向家里拿钱得手的难易程度,以及各家的经济状况,制定拿钱的数量。如果家里经济条件不错,钱好拿,那就会要求多拿,反之就少拿。

如果不拿钱,作业检查肯定过不了。这一点,小然的父亲贾波曾经有过疑问。因为老师布置了作业,儿子回家后,他们就督促儿子写字,写了整整两个本子,他也检查了。可次日,就接到了老师的电话:“你家小然作业又没有写!200个字,就有180个字写错!”

贾波不服,说自己亲自督促儿子做了作业。“不信你来学校看!”老师撂下这句话,挂了电话。贾波满有自信地跑到学校,让儿子把作业本拿出来,但儿子拿不出来。“我看着你写好的,你是不是搞丢了,你再找找书包。”小然茫然地把书包翻来翻去,没有。贾波被狠狠批评了一顿,觉得一头雾水。

直到事发后,小然才敢告诉爸爸:因为自己没拿到足够的钱给小赐,小赐在检查他作业的时候,直接撕了扔了。

当然,如果拿不到足够的钱,背书也过不了。

所有的孩子都有类似遭遇:拿了钱,过不了关也能过;不拿钱,过得了也不能过。逼人吃屎喝尿、打人、“专车”接送、指定“会计”、专人买早餐……这个7个人的班级,就像是小赐的王国。

谁在背后撑腰?

小赐把情况汇报给老师,老师就会体罚没有完成任务的孩子。“蹲着马步,让同学用扫帚打背、打屁股,狠狠地打。”

怀远县教育局纪工委的调查人员有些不解:喝尿的事为什么不告诉老师家长?

小东回答:“没有告诉,怕小赐打。”小东的说法,代表了所有的孩子。

实际上,除了小邢外,其余孩子都比小赐高大,有的甚至要高出一个头!论打架,小赐当然不是对手。

然而小赐有办法。孩子们在回答家长的疑问时说,要惩罚人时,他会让大多数孩子通过作业检查,让通过作业检查的孩子,打他要惩罚的孩子,于是孩子们人人自危,言听计从。

根据孩子们的讲述,记者了解了小赐成为“孩子王”的过程。

在二年级的时候,小东和小赐成绩优秀,被老师指定为班长和副班长。

因为小赐表现强硬,拥有了检查作业和监督背书的权力。开始的时候,孩子们为了能通过背书和检查作业,比较亲近小赐,会将自己的零食分享给小赐。慢慢地,如果没有零食,小赐就会索要,没有得到满足,就不好过关。

小赐把情况汇报给老师,老师就会体罚没有完成任务的孩子。“蹲着马步,让同学用扫帚打背、打屁股,狠狠地打。”

学生们怕被老师打,千方百计要通过作业检查。三年级的时候,小赐开始上网,不再满足同学们给零食,开始索要钱,并让同学给他买早饭。

先是几块、十块、十几块,同学们把自己的零花钱,都给了小赐。

到了四年级,小赐迷上游戏,要买装备,常常去网吧。小江有自行车,他就指定小江送他上网吧,并规定时间,到了时间要去网吧接他回学校。同学们的沉默,让小赐胆子更大了,他规定每周必须例行给钱,如果要检查作业了,就额外收更多的钱。

有些孩子也想过反抗,但他们担心,如果搞不倒小赐,那以后的日子更加暗无天日。小赐被投诉过三次向同学要钱,班主任顾利珍都知道了,但小赐的副班长地位,却牢不可撼。

一步一步地,最终发展到喝尿吃屎他们也逆来顺受。而小赐,通过这种人格矮化行为,彻底征服了所有的同学—成为了这个群体的“王”。

从最初的几块钱,到后来的几十块上百块,再到上五年级时几百几百地要。一位已经转学的女孩子称,在五年级时,曾一次从家里偷了800块给小赐。

这些年,家长们发现一个怪现象,孩子都不在家吃早饭。事发后他们才明白,孩子们是想借着上街吃早饭的名义向家长要钱。“你不知道,我每天都没有吃早饭,都是把钱给小赐。”贾波听了孩子的哭诉,自己也哭了。

有一次,小邢的家长发现孩子偷钱,后来找到学校,在小赐的课桌里找到了钱。此后,同学每次拿来钱,小赐就不再收下,而是先点数,点了指定一个学生保管,等放学的时候,或者他用的时候,再拿来。 所有的孩子和家长均称,小赐的头脑不一般。他们举例说,小赐曾经卖游戏装备就卖了一万多。

小岩说:“最开始怕他,后来就彻底臣服于他了,他做什么都觉得理所当然。”

C、觉醒

教师调离校长撤职

事情败露后,小赐给小江发来信息称,你等着,放假弄死你。但孩子们不再恐惧。

事情真相大白,家长们开始自责。

这些年来,孩子老是偷钱,被发现后就对孩子毒打,孩子却只是咬定钱掉了。小静被妈妈打得太凶狠,奶奶还报警过。所有的孩子,都变得沉默,不敢说话,也不敢直视父母的目光。“怎么也高兴不起来,就像压着一块石头。”

作为一个严父,何俊放不下架子与儿子谈谈。

事情暴露后,家长们找到了以前班上唯一的女孩子小静,小静也表示自己喝过尿。后来她一直念叨老师教得不好,加上搬家的原因,就转学了。

根据家长们的统计,小静交给小赐的钱最多,因为她常常帮妈妈在超市卖东西,得手的机会最多,前后给了一万多元。其次是小岩,因为家里钱比较宽松。其余的孩子,有的给了两千到四千不等。

日前,安徽电视台披露此事后,怀远县警方介入调查,教育局很快认定了部分事实,并作出处理:撤销班主任顾利珍的教师资格,调离火星小学,撤销校长职务,调离火星小学。

而让人匪夷所思的是,就在安徽电视台记者采访后,班主任顾利珍还冒充钱惠打电话给记者,称所有的事情都是假的,是孩子们嫉妒小赐成绩好编造的。

事情败露后,小赐给小江发来信息:“你等着,放假弄死你!”

小江迅速回应:“是找人打我?”

小赐回应:“你等着,放假弄死你,你看我弄不弄死你。”

但孩子们不再恐惧他了,小岩说:“我现在不怕他了,我会收拾他,我一个人收拾他就够了!”他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何以前这么怕他。

专家说法

教师监督失职是所有悲剧的根源

四川大学社会学博士肖尧中表示,这个事件实际上是社会权力效应在这个小群体的投射。确实,这个孩子比较聪明,他善于运用自己的那么一点权力,并自发地运用权力对群体进行制衡,他本身不具有暴力,但他为了收拾人,可以让多数学生通过背书,让这些学生去打他要收拾的人。而且他善于从经验中吸取教训,比如找学生帮忙保管索要来的钱财。最终,他通过让同学喝尿吃屎这种矮化人格打击自尊的方式,彻底解除了同学们本能防御,让他们臣服于自己。

任何一个群体,都会产生权力。而权力的监督,必然来自赋予权力者。赋予权力者监督的失职,是导致权力为所欲为的原因。所以,就这起事件来看,老师的监督失职,是所有悲剧的根源。


事情暴露后,怀远县教育局调查后发布情况说明:经初步了解,涉事学生(小赐)为语文科代表,多次以检查作业和背书为名,向同伴同学索要财物,并先后两次逼迫同学喝尿。教育局召集所有的家长协商解决此事。

家长们提出了三点意见:1、为了挽救小赐,将他送到工读学校;2、这些年孩子们一心筹钱,没心思学习,要求全部留一级;3、归还小赐所索要的钱财大约3万元,另外进行精神损失赔偿。

15日,教育局召集家长,对该事件进行答复。相关方面表示,已经联系了小赐的家长,对方矢口否认此事,这与当初其承诺退钱的说法大相径庭。家长们表示,将联系律师,起诉小赐家长和学校。目前,警方仍在对事件进行调查。(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人物为化名。)


龚磊 本文来源:观察者网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