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新余何新人的博客

欢迎光临寒博!严禁剽窃、抄袭本博主博客内自创作品及其他东西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忠厚善良,正直刚毅,纯朴节俭,勤奋好学,豁达宽容,乐观执著,自尊自爱,乐于助人,精力充沛。 虚荣心不强,坏毛病不少。 物质财富不多,精神财富不少!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【转载】文坛骗子莫言  

2014-08-22 20:27:10|  分类: 要闻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捞仔《文坛骗子莫言》
        我怀着崇拜的心情去拜读‘诺贝尔文学奖‘得主莫言的作品,但越读心里越不是味道。他的想象力大过发达丰富,脱离了现实,成了谎言,骗欺了广大读者。
        浙江文艺出版社2000年10月出版的《莫言散文》里有一段话是这样写道:“1961年的春天,我们村子里的小学里拉来一车亮晶晶的的煤块,我们孤陋寡闻,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。一个聪明的孩子拿起一块煤,咯嘣咯嘣地吃起来,看他吃得香甜的样子,味道肯定很好,于是我们一拥而上,每人抢了一块煤,咯嘣咯嘣地吃起来。我感到那煤块愈嚼愈香,味道的确是好极了。看到我们吃得香甜,村子里的大人们也扑上来吃,学校里的校长岀来阻止,于是人们就开始哄抢。”
        不错,三年困难刚过,1961还是个饥饿的年代。但再饥饿再孤陋寡闻也不可能去吃煤块。‘我感到那煤块愈嚼愈香,味道的确是好极了’,煤块是什么味道我不知道,但是如果给一个饿极了的呆子、傻子,一个失去思维患了痴呆症的人。甚至于给一头饿极了的猪、一头饿疯了驴去吃,(他(牠)们跟本也不会去吃)也吃不出香甜的味道来,更何况是‘一个聪明的孩子‘。‘看到我们吃得香甜,村子里的大人们也扑上来吃’,孩子们孤陋寡闻也说得过去,难道全村子里的大人也是如此(学校里的校长除外)?三年困难时期,我们村也饿了死人,但我们只去吃野菜,吃树皮。也有人吃一种用白色黏土(晒干碾碎)和着野菜吃,绝不会去吃那种咬不动的煤块和石头,傻瓜也不会。
        再就是莫言在他的《枯河》里写道:“‘打死你也不解恨!杂种。真是无冤无仇不结父子。父亲悲哀地说着。说话时手也不停,打薄了的鞋底子与他黏糊糊的脊背接触着,发出越越响亮点声音。可以想象,你就是拿鞋底子去打石头也不知得打多久才能把鞋底子打薄,更何况人乎。
        还有就是莫言的父亲打他把鞋底打薄后‘低沉呜噜了一声,从房檐下摘下一根僵硬的麻绳子,放进咸菜缸里的盐水里泡了泡,小心翼翼地提出来,……‘把他的裤子剥下来!’父亲对着哥哥说。……:爹,还是不剥吧……父亲果断地一挥手,说:‘剥,别打破了裤。 
        在那打儿怕打破裤子的年代里,你有钱买盐泡咸菜吗?就算有钱,但在那限量供应的岁月里,你能买到多少盐?(记住那是个缸,不是瓶。)已然你有钱去买盐泡咸菜,那就不至如饥饿到要去吃煤块吧?(此两篇文章的时间背景相差一二年)
        再就是莫言他从《透明的红萝卜到《枯河》里都被父亲毒打,从打薄了的鞋底子到盐水泡麻绳子,这只在渣滓洞里面才能出现的景象出现在你莫言身上。莫言你再好也好不到那儿去。难道你父亲有……
        多说无用,因为我看莫言的文章不过两三篇就发现了他多处欺骗读者的地方。不知他的‘诺贝尔文学奖’是怎么拿到手的。得打打这个老虎了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