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江西何新人的博客

欢迎光临寒博!严禁剽窃、抄袭本博主博客内自创作品及其他东西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忠厚善良,正直刚毅,纯朴节俭,勤奋好学,豁达宽容,乐观执著,自尊自爱,乐于助人,精力充沛。 虚荣心不强,坏毛病不少。 物质财富不多,精神财富不少!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两相对比,之别天地——装饰新居纪实之二(原创)  

2014-07-30 21:59:25|  分类: 报告文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为了给新居添辉,我挑选了先父四种字体的4幅书法作品,同我市最著名的书法家陈北海先生生前书赠先父的一副楹联(新中国成立前与先父在新余县立中学同事),以及江西省篆刻家协会会员黄霄赠送我的一幅篆字书法作品,于6月4日一起拿去装裱。

          7幅作品长的有3米,短的2尺见方,装裱好之后要拿到新居去,必须借助车辆才行。想到我要好的同事焕平前不久买了新车,还开到学校去过,便在大前天给他打电话,把我想请他开车去上班时顺便把我装裱的7幅书法作品带到我新居去的想法说了,他当即答应了。只是,他告诉我:“那幅3米长的车子里肯定放不下,我的车身只有2.1米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放不下就先放店里,把能够带走的先带走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天你必须8点之前到装裱店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,我一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焕平是我校资历颇老的xx教研组组长,无论教学还是品行,在我市都是有口皆碑的,所以,我校师生都很钦佩他。为人尽其才故,10年前我特意致书教育局一把手,建议重用他!

         昨天上午,我特意去了装裱店,请店主妻在我去拿书法作品的这天7时30分之前到店里来,她说好。为了方便联系,她给了我一张名片,要我去之前的先天给她打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下午我去选做家具木料回来的路上接到焕平电话,他问我装裱的作品在哪里,我告诉他:“在我市解放西路的‘艺海画廊’——就是原‘钢城大厦’对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是去三小的那条路上吧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是的”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开车还不够熟练,新买的车子还没有挂牌照,平时对新余的路名也没有太注意,我现在先骑自行车去看看怎么个走法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太感谢你了!真不好意思啊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 夜间,焕平又打来电话,告诉我 :“明天下午去拿吧?两点我们从住处出发好不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今日早早的在妹妹那吃了午饭,我就赶回到了住处。一到家,我马上给“艺海画廊”打电话,自报了家门,告诉对方我马上过来拿书法作品,问她在店里不?对方说在,我放下心来。感觉好疲劳,见时间还早,便将闹钟铃声拨到13时30分,然后睡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 许是心里有事之故,不到闹钟响铃我就醒了。焕平说话从来都是算数的,我打算稍微提早一点到他停车子的地方去等候,于是打开电脑上了网。13时50分,我正下楼,接到焕平来电,我赶紧说:“我马上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是。我现在出去办点事,你在家里稍微等一会儿,等我回来了再打你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,你先去办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挂了电话,一件往事,确地说是一个人不由得出浮现在我眼前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4月初,同事zrs打来电话,要我第二天上午去开我新居的门,说他的新居已开始装饰,想到我家的卫生间里灌水,看看有水漏到他家不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昨天市作协的朋友打来电话,要我去他们那一趟,我已经答应了。这样好不?我下午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下午有事。”

       “那就后天上午吧。”

       “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尽管zrs没有打来电话,但是有约定,我还是在7时45分就骑车奔新居去了。在半个小时车程的时间里,仍未接到zrs来电,我想:莫非他在上课,没有这么早?那就先去学校收发室,看看有我的杂志和信件不。于是直接去了学校。

        在学校呆到9时15分许,zrs仍然没有来电话,我只好去了新居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了约一刻钟,仍然没有来电话,我只好以宽容之心主动去电,zrs告诉我:正在选购燃气灶。我心想:你昨天约我来,怎么今天跑去选购煤气灶哦?你说话还算数不?我可不是你班上的学生哎!

        尽管有点生气,但为息事宁人故,我只得强压心中怒火,跟他说:“我不到8点就骑车来了,现在等了你一个多小时了!既然你今天没有时间,那你就应该在早晨打电话告诉我,要我别来,我也就不会白白的在这儿浪费时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 只好耐心等待。可是,等啊等,等到10时15分许仍未见其踪影,我猜想他肯定是在撒谎,乃去电质问:“你怎么还没有来啊?是不是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哦,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继续等候,等待到10时45分,还是未见其踪影,我只得又打电话过去,斥责他:“你怎么还没有过来?你到底到哪去了?”

       “我在八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刚才不是说在选购燃气灶么,不是告诉我就到了么?怎么一下又到八中去了?!”还想说“你是把我当猴耍是吧”,但是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在选购燃气灶,可是刚才回到学校,遇到fXX(新提拔的教导处副主任),他要我跟他去招生,我就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哦,f当了官,而我已经退休,你就不把我放在眼里,你真是狗眼看人啊!这样一想,我便想说:老子原本是特意为你来的,而你却不把老子放在眼里,你还是人不?你以为我是你班上的学生,可以随意哄骗、捏把啊!继而又想,既然来了,不跟他一般见识得了,干脆好事做到底,免得他没有达到目的再来找我,我还得浪费一上午的宝贵时间。这样一想,便压住一腔怒火,问他:“你会来不?不来我就走了——就算我今天吃错了药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马上就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 等候期间,我不住的看手机,一直看到11时30分,我肚子咕咕叫了,他才慢腾腾的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也太不像话了!既然早同我约好了,你怎么还去选购燃气灶?既然你说了马上就过来,怎么好意思跑到八中去招生!告诉你:你别以为我退休了没有事干,其实,我比上班忙得多!你知道不?你今天耽误了我一上午,让我少进了一百来块钱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zrs脸上立即乌堆积云,当即狡辩,我驳斥了他,他仍然负隅顽抗,我不想被他的臭屁熏着,乃下通牒:“别废话!要试水你赶紧试去,我的肚子早就叫唤了!”

        于是,他一个一个的去看了我的两个卫生间,然后指挥我:“你赶紧装自来水啊,装了就把卫生间里的地面灌满水,我下面就知道有漏没有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心想:你是谁啊?论年纪,我足以当你爸;论名气,我足以压死你;论能力、论在校的资历,几任校长跟我说话都客客气气的,你算老几啊!你不就是一个班主任么!老子担任班主任的时候,你小子兴许还没在你妈腿肚子里转筋呢!这会儿你竟然敢给老子下指示?你真是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呢!

        不过,想归想,作为他的前辈,我想没有必要跟他一般见识,于是说:“我还没有请装饰工,怎么去装自来水管子?要是咱俩换个个,你能够做得到?这会你在装修,你到学校去借一根塑料管子来,一头安在你家的自来水龙头上,一头接到我的卫生间里,不就可以灌水、试水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 像一条蛇,被我打了七寸,他才不得不说:“我去提水上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 于是我当起了看客!

       他一次小半桶小半桶的提水上来,累的气喘吁吁,我的两个卫生间里低洼处有了寸许深的水,他就说“累死了,不提了”。我得以解脱,这才骑车回家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然而仅隔3天,我正要去开会,zrs又打来电话,又要我给他送钥匙过去。想到他人格低下到还不如一滩狗屎,我感觉想作呕,乃没商量地告诉他:“我要去开会,没有空!物业公司有我的钥匙——我看见过的,你找他们拿去!”说完,一秒钟都不想耽误的我立即将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   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我赶紧接了。焕平要我下去,我说:“好,我马上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 关了电脑,我赶忙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远远的看见焕平坐在轿车里,乃感激的朝他喊道:“你真够意思!”

        焕平妻子站在几米开外,见我朝车子走去,忙告诉我:“你先到这边来,他先倒一下车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走到她身旁,跟她说:“焕平对我真是好到家了!换了别人,他随便找个借口——或者说‘我的车还没有挂牌照’,或者说‘我开车还不熟练’,或者说‘我最近很忙’,就拒绝我了,可是他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小事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 车子倒好了,焕平招呼我过去,他妻子也上了车。

        车子开动时,焕平告诉我:“我顺便把我她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 车子在中山北路暨阳小区西门处停下,焕平妻子下了车,焕平即朝北开 ,到达毓秀东大道,又朝西开,到劳动北路,又朝南开,到抱石西大道,又往东行,到与胜利路交汇处又朝胜利北路开,到与解放路交汇处西行20米许,他方在“艺海画廊”处将车停好。

        我进店付了装裱费,老板娘上楼去将6幅作品拿了下来。有3块超过后备箱的长度,焕平有点为难,老板娘说:“后备箱盖不上不要紧,我们会给你垫好,绝对可以拿走——以前拿过许多,你放心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 装好后,焕平将车子掉了头即朝解放东路驶去。他开得很慢,说:“我的车子还没有挂牌,虽然有个试驾驶期,但我还是怕遇到交警罚款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心想:要是真的被罚款,理所当然是我付钱了——你是为我办事啊,我身上揣着钱呢!

        车子驶上站前东路、人民北路,一直到驶上抱石东大道,竟然没有一个交警,路上的车和人也很少。我这才突然悟到:今天是星期天,人们大都不上班,交警也休假。难怪焕平不利用明日早晨去上班顺便把我的几幅作品捎到我新居去,而是特意为我耽误一个下午的时间给我送去哟,原来他早就熟悉交通情况哦!

          车子驶过新余大桥,驶上新阳大道,再到锦新大道,没有几辆车行驶,焕平这才透了一口长气,说:“总算走出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 车子向右拐后向北行,然后又向西驶上登丰路,只一会儿,就到了我新居所在地,就到了我家......

        坐焕平的车返家途中,想到他今天特意为我牺牲了一个下午的休息时间,开着车子在城内绕了一大圈,我的心一直不能平静!我想:这是一位多么真诚无私,乐于助人的同事,是一位多么可敬可爱的朋友啊!能够与这样的朋友同事,岂止是缘分,分明是我此生的福分啊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拙作于6月15日开了个头,因无暇续写而停笔,7月29日续写,31日夜完成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3)| 评论(2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