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江西何新人的博客

欢迎光临寒博!严禁剽窃、抄袭本博主博客内自创作品及其他东西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忠厚善良,正直刚毅,纯朴节俭,勤奋好学,豁达宽容,乐观执著,自尊自爱,乐于助人,精力充沛。 虚荣心不强,坏毛病不少。 物质财富不多,精神财富不少!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我一辈子的隐痛【原创】  

2010-12-19 13:51:53|  分类: 应征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说到读书,我便有种隐痛。

父亲好读书,爱买书,喜藏书,还特同情好读书者。为满足求借者,他一生不知丢失了多少书,譬如他1958年借出去的《鲁迅全集》等几套名著,就无一归还!以致于后来不得不节衣缩食重新购买。

在父亲的熏陶下,我竟然继承了父亲的衣钵,结果烦恼不断,隐痛渐深——

上个世纪九十年代,一位同父亲要好的离休干部,将他儿子的一部求职择业的著作赠送给了父亲,我带到学校看时被一位同事看到了,向我借去了。我不急于用,就一直没问他要。几年后,我因写一篇文章需要用,要求他归还,他竟一口否认向我借了这本书。我好言劝他回去给找找,还说:哪天我到你家同你一起找找也行,他不但不接受,还流露出我诬赖他之意,甚至振振有词地说:“你当时应该叫我给你打张借据才是啊!”

我吃了个哑巴亏,只好自认倒霉。

这样的痛我有过很多,但最痛的当属我少年时的那次。

那是1964年,父亲为了培养我的文学爱好,特意给我买了一部赵树理的《三里湾》。这是一部在当时获得高度赞扬的重要作品。书中大故事套小故事,相互呼应,首尾连贯;在人物描写上一个关节连一个关节,高潮迭起,起伏曲折,引人入胜。尤其是 “糊涂涂”写得最精彩,“常有理”“惹不起”各具风姿,许多活脱传神的人物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看过一遍之后,我即视为宝贝。然而不久,父亲征得我同意后,将它借给了一位姓杨的农工。

1965年春节,父亲带我去集体宿舍给单身农工拜年,问起这本书,谁知杨农工竟无所谓地告诉父亲:“我丢了。”

顿时我的心像被针扎了一样,不由得问:“这么好的书你咋能丢啊?”

“不就是一本小说吗,咋就不能丢呢!”杨农工嬉皮笑脸地对我说。

听到这话,我的眼泪就跑出来了,随即不依不挠地说:“不,不能丢!你得赔我的!……”

“赔?一本破书丢了还要赔?把我赔给你,你养得起吗?”

见我又哭又闹,见杨农工耍无赖,父亲颇为难,只得哄劝我道:

“别哭了,丢了就丢了。哦,听话,好好长本事,等长大了自己写一本……”

丢了宝贝,小小年纪的我怎能不哭不闹啊。我继续哭闹着要杨农工去找回来,说着要他赔我一本之类的话。

“你再这么胡搅蛮缠,看我把你…...”

见父亲铁青了脸,杨农工的话才打住。但是他那像恶狼要吃小羊羔般的嘴脸却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!

从1980年到如今,我发表了可出一部文集的文章,但是还未出版一部小说。我想,如果当年不丢失《三里湾》,我是绝不至于让父亲2008年带着遗憾辞别人世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为《新余日报》开展的“我的读书故事”征文而作,刊载于2010年12月23日《新余日报》之《每日新余》2版,署笔名:文竹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7)| 评论(4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