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江西何新人的博客

欢迎光临寒博!严禁剽窃、抄袭本博主博客内自创作品及其他东西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忠厚善良,正直刚毅,纯朴节俭,勤奋好学,豁达宽容,乐观执著,自尊自爱,乐于助人,精力充沛。 虚荣心不强,坏毛病不少。 物质财富不多,精神财富不少!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袁国义新作:都是杂文惹的祸(随笔)  

2010-11-16 18:24:32|  分类: 新余佳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断断续续写了十来年杂文,初步领略了宣泄后的快感,也赢得了一些荣誉,满足了部分虚荣心,同时也为自己带来了诸多的烦恼。

烦恼之一:汇报工作也带杂文味。比如单位开政工例会,要求各基层党组织书记汇报党风廉政建设、员工思想动态等方面的情况,我的汇报材料往往会引起一些领导的不满。一次一位主要领导终于忍不住发话了:你怎么能说上面的不是呢?什么上面“政策多变、朝令夕改”,什么下面“无所适从、劳民伤财”,有这样说的吗?!本来领导批评一两句很正常,一般人忍一忍也就过去了。可我偏不,还举例为自己辩护。领导当然更生气,板着脸问:有这样的事吗?他身边一部门领导点头说有。他愣了一下说:哦,具体情况我不清楚。旋即又强调:即使是这样,我们作为下级,上面怎么说就怎么做,怎么能说上面不对呢?我知道与他争论白费力,因为他“惟上”, 我“惟下”;他“惟命是从”, 我“惟实”是从,有点像两股道上跑的车,永远无法交会,但我还是强调:这个会议不就是要我们反映问题的吗?怎么能报喜不报忧呢?再说,这是我们班子集体讨论的意见,并不是我个人的一己之见,我只不过归纳整理如实汇报而已……他见我竟敢在会上顶撞他,大为光火,黑着脸说:好啦好啦,不要争辩啦。即使是这样,起码你的措辞是不妥的吧?!尽管散会时有的同僚暗中向我翘大拇指,我心中还是有些忐忑不安,虽然是为了工作,并无个人恩怨,但对我个人来说,这绝不是什么好事。好在第三天该领导即被一纸调令调走了,这才稍稍松口气。

烦恼之二:大会发言也带杂文味。一次参加“××湖笔会”新闻发布会,这本是个喜气洋洋的“高规格”会议(有市领导参加),我却在会上放了一炮,大煞风景。我说:“××湖笔会”创意很好,是大手笔,市领导提出的打造“情山爱水”主题也很好,拟建情人桥、情人庙等系列开发项目也不错,但是该湖区需要开发,需要包装,更需要保护。如果开发过度,包装欠当,还不如保持她的原生态,原生态也是一种美,更加难得的原始美。我国滥开发滥包装人文景点被勒令整改的案例很多,教训非常深刻,我们千万不能重蹈覆辙啊。(瞧,多么语重心长,多么忧国忧民,仿佛就我一人心系天下!)另外听说湖中有座“名人岛”,我从没去过,也不敢轻易光临,因为我不是名人。不过我倒希望它能改为“情人岛”(广义上的情人),愿天下人都成为有情人——富有亲情、友情、爱情、真情的“情人”,这似乎更符合题旨,也更有现实意义……虽然与会领导对我的发言表示重视和欢迎,但等到真正开笔会的那天,主办人却“忘了”通知我。但愿这种遗忘纯属“巧合”,与会上的大放厥词无关。

烦恼之三:写诗作文也带杂文味。比如最近市作协与报社联合推出几个文学作品专版,事情是由我发起的,我的诗稿却被“拿下”。我想不应该是质量方面的问题,这一点我有自信;也不是版面紧张编排不下,而是相反——由于诗稿太少的,“专版”成了半版,其中还码入了一些歌词凑数。思前想后只有一个原因:杂文味太浓,“党报”不宜。为了便于说明问题,原诗附后:《告别之歌》

别了,田野、荷塘,

别了,青松、山岗;

别了,牧童的短笛,

别了,少年的梦想……

 

都怪你太不小心,

吸引了贪婪者的目光;

都怨你过于清纯,

误入了开发商的巨掌。

 

 明天,山岗将被夷为平地,

 袒露鲜红的忧伤;

 荷塘将被钢筋水泥填平,

 林立的高楼显示另一种辉煌!

 

  哪怕沙尘暴异军突起,

  哪怕泥石流从天而降;

   哪怕只剩下最后一亩地,

   铁心开发,绝不彷徨!

 

   别了,田野的清风、荷塘的花香,

   别了,林间的清泉、小鸟的欢唱;

   别了,牧童的歌谣,

   别了,童年的怀想……

只要有一点良知的人,都不难看出这首诗歌的忧患意识和悲悯情怀,她的现实警示意义难能可贵。但是她却被判“不宜”……

为何时下的诗歌备受冷落甚至遭人唾弃,除了形式上过于散漫、内容上过于苍白之外,恐怕很难找出其他原因。缺乏思想性、现实性和批判之精神,一味地歌功颂德、或梦人呓语是当前诗歌的通病。我们不能一味指责作者,大环境、大气候使然。社会各个阶层、诸多行业都缺乏必要的批评,甚至讳疾忌医。这种不正常情况一旦成为“正常”,后果难以想象。

诗歌如此,散文也不例外,也“杂味”特浓,比如《等你一万年》、《黄巢山怀想》等等,不一而足。

烦恼之四:平日说话也带杂文味。汇报工作、大会发言、写诗作文偶尔带些杂文味情有可原,次数有限,影响也有限;平日说话带杂文味,后果就严重了,影响面大,旷日持久,往往得罪了人还不自知,这是很要命的。理解的自然不往心里去,见面照样“相逢一笑”,可形形色色的现实生活中,真正能理解并“泯恩仇”的又有几人?

做官不行,做人也不行,既然“杂文味”还行,就想心无旁骛地把杂文写下去,写出点名堂来,比不上杂文领袖鲁迅,能与“巴蜀鬼才”魏明伦相媲美也很不错。哪想到事与愿违,别的方面“杂文味”浓了,偏偏杂文的“杂文味”淡了,具体表现在创作杂文的激情日益衰减,写得少了,发表的更少了,档次也每况愈下了。这真是始料不及,却又无可奈何。但愿这只是阶段性的“休整”,而非“告别之歌”。

 

 作者说明:1.拙作原载2010.10.29.《杂文报》;2.事后得知该诗歌并非被报社“拿下”的,而是我委托的作协组稿人员“漏报”造成的,是我“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”了。借此机会谨向报社的朋友真诚道歉。不过坏事变好事,因为误以为“拿下”,因为感慨系之,便促成了这篇作品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9)| 评论(1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