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江西何新人的博客

欢迎光临寒博!严禁剽窃、抄袭本博主博客内自创作品及其他东西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忠厚善良,正直刚毅,纯朴节俭,勤奋好学,豁达宽容,乐观执著,自尊自爱,乐于助人,精力充沛。 虚荣心不强,坏毛病不少。 物质财富不多,精神财富不少!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萧霄:父亲没有遗像  

2009-05-26 21:59:23|  分类: 他山之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父亲别世后,做儿女的竟然找不到他老人家的一帧遗像。

  我依稀记得,享年七十的父亲生前是照过相的,尽管只照过一次,而且是我硬逼着照的。在当今孩子们心目中,这简直有点不可思议,但对我父亲来说,照相可是一件颇为奢侈的事情呢。

  父亲一生清贫。他平日只会埋头干活,生活上俭朴得近乎吝啬。在我的印象中,父亲永远穿着一身青布衫裤。衫是老式对襟衫,裤是无袋笼头裤。布料开初是家织土布,往后发展为青士林或青卡叽。他从未穿过毛线衫,我孝敬他的那件绒衣,是他一生中穿过的唯一的高档货。至于吃,父亲是颇为在行的,他不仅善于品评饮食的优劣,而且是村里最好的厨师,谁家办红白喜事,常请他掌勺。但他自己向来吃的很省。即使碰上世道顺,年成好,吃的也是粗茶淡饭,有些年还有一段时间以薯代粮。平时咽酒下饭,多半是一个小菜,上餐没吃完,留到下餐吃,一粒饭,一滴汤,一片菜叶子都不会舍弃。逢年过节,家里自然会多弄几个菜,这时,平日一惯倡导节俭的父亲会对我们慷慨出言:“孩子,放心吃,吃饱!”于是,我就放开肚皮大吃起来。父亲兴致勃勃地看着我吃,自己照例斯斯文地细嚼慢咽。有一年除夕,我连续吞下好几个酿豆腐后,问父亲:“爸,你怎么不多吃几个呢?”他说:“好,好,我吃,我吃。”可他照样我行我素,随后喃喃自语:“一个酿豆腐,划算起来值三角钱呢。”这脱口而出的话语尽管语调很低,但还是撞进了我的耳鼓,使我从此吃起东西来不再像一副饿鬼样。

  中国有句老话:人生在世,无非“吃穿”二字。这话固然偏颇,但并非全无道理。想想吧,父亲对吃穿尚且如此节省,何况对诸如照相之类的额外花销?而我,却老早就希望父亲能多照几张好相的。这份心思,缘于我对母亲的追念。母亲别世那年,我不到三岁,对她自然印象迷朦。年长于我的乡亲们都说母亲不但聪明能干,而且是一位远近闻名的美人。但由于母亲生前没有照过相,致使我这个当儿子的一直不知道母亲究竟长相如何。这,实在是一个永远的遗憾。因此,我不希望父亲重蹈母亲的复辙,便一再怂恿父亲去照相。父亲却一再推却。说穿了,无非是舍不得花钱。他曾经说过,照一次相的花费,买得到五、六斤谷子呢!

  一日,一位摄影师串乡照相来到我们村,我赶紧把他请到家里为父亲拍照。父亲怕扫了人家面子,只好就范。虽说老人家历来反对照相,可一旦真的要照,还蛮作古正经的。他特地换了一身洁净衫裤,还郑重其事地扯了扯衫襟,理了理鬓发,又乖乖地让我和摄影师摆弄了一番。镜头尚未打开,他便已正襟危坐,闭着嘴巴,瞪大眼睛,屏住呼吸,神情肃穆地等待着。“准备——笑一笑!”摄影师话一出口,父亲不但笑不出来,而且突然两眼发直,脸上的肌肉绷得很紧,额头上的汗珠儿也亮涔涔的涌了出来……直到按过快门,父亲仍旧岩石般僵着。照片洗出来一看,大家都说不理想。我提出重照。父亲叹道:“算啦,人老了,再照也照不出名堂来。”高低不肯。我只好作罢,就这么一直拖到父亲去世,仍然没再照过相。至于当年照的这一帧呢,大概是在搬家的时候丢失了吧?

  在一般世人的心目中,节俭过份便成了小气。可我要庄严地宣称:我的父亲并非那种什么都往内里扣的吝啬鬼。其实,他有时还是蛮大方的。好些年来,农村工分分值低,疾病缠身的父亲辛劳一年,挣的工分往往买不到口粮,父亲便用出售花生、番薯、豌豆和烟叶的钱补交队里的欠款,从不拖拉。上山植树、下地耕田、春播秋收、冬修夏耘,干集体活儿,父亲从不吝啬自己的心力和汗水。给灾区难民捐钱捐物,父亲出手也是蛮慷慨的。我上学的学杂费,已够使父亲为难的了,可我还不时要买些课外书,父亲总是从牙缝里挤出点钱来,以满足我对知识的渴求。记得我第一次带女友来家时,父亲乐在其中,眼皮儿不眨便将家里最肥的老母鸡宰了,并施展出高超的烹调技艺,做了满桌色香味俱佳的拿手好菜,吃得我的女友脸绽桃花、心旷神怡。还有,当妻子分娩的消息传到乡下老家后,年近古稀的父亲立刻拖着衰弱的病体,披星戴月、踩露踏霜,艰难而又顽强地走了40几里夜路,赶到城里看望儿媳和孙女来了。父亲倾其所有,挑来满满两筐平时舍不得吃的鸡、鸭、腊肉、蛋、花生一类家乡土产,可他自己连七角钱一张的车票都舍不得买。望着父亲苍老的面容、佝偻的身架、稀疏的白发,以及沾满黄泥的湿透了的老布鞋,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……唉,他就是这么个人,你拿他有什么办法?

  时至今日,父亲离开我们都十几年了,真的,他没有给儿孙留下多少家产,就连遗像也没有留下一帧。可我觉得,他给我们留下了某种比万贯家财更为宝贵的东西;他与这个世界永别了,却以另外一种方式存在着;他那平凡、质朴而又温厚的形象,必将在我和孩子的心中得到永生。 

 (本文原载《羊城晚报》,入编国内多种散文选本,并收进赣版中学语文教材。现于父亲节将其搬上博客,以告慰慈父的在天之灵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