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新余何新人的博客

欢迎光临寒博!严禁剽窃、抄袭本博主博客内自创作品及其他东西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忠厚善良,正直刚毅,纯朴节俭,勤奋好学,豁达宽容,乐观执著,自尊自爱,乐于助人,精力充沛。 虚荣心不强,坏毛病不少。 物质财富不多,精神财富不少!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旧作晾晒:朴实情真 寓意深刻 ——读石丹《我们没有结婚照》有感(原创)  

2009-03-13 22:32:47|  分类: 谈文论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许是我的坎坷经历成为“一线牵”的缘故吧,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,我尚在区府办的一个部门从事“打工编辑”时,就听石丹跟我讲述过他的苦难史和罗曼史,从那时起,我就认定石丹的内当家是位平凡而伟大的女性——虽说她没有杰出的贡献、骄人的业绩。故此,10余年来,我既尊称他为“师母”,亦亲热地唤她为“嫂子”。

       在我老革命的父亲尚未平反和恢复党籍的岁月里,作为“狗崽子”的我,也经历过近似石丹那样的磨难,因此,当我捧读石丹发表在3月7日《新余日报》的《我们没有结婚照.》时,便别有一番感受,以致连看了两遍,即决定写篇读后感。

       该文朴实情真,自然流畅。因为缘于作者一段苦似黄连的经历,所以,作者在构思和行文时,并没有采用抒情、伏笔及悬念一类的手法,去刻意追求跌宕起伏、吊人胃口的效果,而是运用朴实自然之手法,散步般娓娓道来,让读者随着他的讲述深入其境,进而使你品其味而动其容。

       从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过来的人都知道,那年月,小到幼儿,大到古稀老人,哪个不视“黑五类”为“大麻疯”!阶级成分好的人,为了表明自己的阶级立场坚定,连成分不好的嫡系亲属都不认,因为认了会殃及自己乃至全家;阶级成分不好的人,为了表明他们愿意革命、愿意同自己的家庭决裂的立场,则纷纷用检举揭发自己的同类,甚至生身父母的“罪行”的“革命行动”,以图换取减少一些对自己的惩罚,或捞取些许实惠。总之,那时的人们,无论是“黑”还是“红”,若不对“阶级敌人”口诛笔伐,便是“半死不活的人”......可是,“她母亲是老革命,她哥哥是地区公安局干部,她自己是村干部”的姑娘,却全然不顾母亲、哥哥和亲友们的反对,竟铁了心地爱上了当时连鬼都不敢沾边的被诬陷为“现行反革命分子”的石丹;并以天不怕地不怕的胆识,冲破重重阻力,义无反顾地同石丹领取了结婚证!这样纯朴善良坚定勇敢的姑娘,怎能不令人肃然起敬,怎能不教我为他俩喜结良缘而鼓掌叫好啊!

       表面看起来,作者只是在平静地讲述一个过去的故事,实际上 ,作者却是满怀着愤怒,饱含着深情,在控诉、在鞭挞那个感冒发烧的年代,同时讴歌着我们的中华之魂——人性的真善美!细读全文,我始终找不到一句作者赞颂妻子的话,可是作者那份对妻子的挚爱,那腔对妻子的感激,却充溢在全文的字里行间!由此可见作者对文字驾轻就熟之功力。

       该文寓意深刻,颇有教益。可以说,世人大都不愿将伤疤、疮疖之脸摄入镜头,让人观赏,而拥有了一定名誉地位的人则更忌讳,可是,石丹在饱食之余,竟敢坦然将自己的累累伤疤撩开给世人看,以此告诫人们:人活着切不可做只顾及眼前那么点小利的鼠目寸光之人,应该做个目光远大的人;切不可遇到点沟坎,便误以为到了绝境,以致自暴自弃,甚至成为绝命之鬼!而应该做一个勇猛无畏的人,做一个“可以被消灭,但绝不能被打倒”的顶天立地的人!

        同时,作者还规劝未婚或欲再婚者,在选择人生伴侣时,千万别只追求外表,因为外表会骗人;千万别只追求财富,因为财富会消失,而应该注重追求一位能经常让你微笑的人——因为微笑会让灰暗的世界豁然开朗,会使你感觉生活在明媚的阳光中!或者说,应该追求一位拥有较丰富的知识(并非仅指文化知识)的志存高远且品德高尚的人。这种人,或许他眼下并不富有,或许他至今还未得到重用,或许人们尚未闻其香、识其贵,但是他(她)却能使你温馨一生,甜蜜一世!让你这辈子拥有了他(她)而为之骄傲和自豪!

       由此可见,作者以忍痛揭己伤疤之举,来求取告诫和教育世人之效,不是其勇可贵、其精神可嘉、其人品尤为可敬么!

       细品全文,不难发现,作者在文中也在所难免地出现了一些疏忽,譬如:《我们没有结婚照》之题的“我们”二字,若用“我俩”,就更准确、贴切;再譬如;作者在讲述到“那时很多人都不把我当人看......她怎么会喜欢我这个连下等人都不如的人呢  ”时,就让人不得不问:是啊,她怎么会喜欢“这个连下等人都不如的人”  呢?此处缘由欠交代,故让读者产生一种“她爱得盲目”的不实之感。

       然而,瑕不掩瑜,就其思想性和艺术性而言,该文仍不失为一篇美丑对比鲜明、行文朴实自然、寓意深刻且教益匪浅的好作品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表于《新余日报》2002年3月14日第2版(署名馨人),后被胡履汉收入其散文集《沐浴朝阳》第283——285 页 

 

 附:原作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没有结婚照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神山童


咱我们没有结婚照。妻见现在的人穿着婚纱,打扮得漂漂亮亮照结婚照,总有一种失落感,结婚25周年纪念日,她要求补照一张,我没有在意。我说,我们俩在一起已经照过好多相了。有在云南世界园艺博览园、石林、大理照的,有在深圳、珠海照的,有在北京天安门、故宫、香山、圆明圆照的,够意思了,还补什么结婚照。
妻说:“我们俩是在一种特定的环境、特殊情况下结的婚,补上一张结婚照具有特别的意义。”
        这个“特”字,勾起了我对结婚时往事的回忆……
       1968年,我被诬陷为现行反革命分子,押送到她那个小山村监督劳动改造。在那里我被整整折磨摧残了6个年头。上台批斗八九次,打得遍体鳞伤,几次差点死去。戴高帽子赤脚游村踩砂子路、跪地、站马路晒太阳、“乘飞机”、“压杆子”、“坐老虎凳”……形形色色的刑罚我都尝过。重活、苦活、脏活我包着干。烧砖瓦窑、烧木炭、打石头、修水利;村里几亩陷灌田,一站下去,齐腰的泥水,没人愿干,犁、耙全由我;寒冬腊月,人家在火炉旁取暖,我却光着脚去清猪牛栏。腰被人家打伤了,还要逼着上山扛木头,身子直不起,只好忍着痛,咬紧牙地扛。稍有怠慢,不是揪出来批斗,就是站出来示众。
       她和我同在一个组劳动,我们一块耕地、插田、收割、打柴。我受的磨难她看得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,那时候很多人都不把我当人看。人家说牧马人是苦命人,我比牧马人还苦十分。我生活在歧视、侮辱、白眼中,她怎么会喜欢上我这个连下等人都不如的人呢?说地位没地位,一个落魄的倒霉人,说形象没形象,一米六五的矮个儿,不要说当时我倒霉,就是现在的女孩也看不上眼,非把我列为三等残疾不可。
       我说:“我是反革命,要坐牢的。”
       她说:“我等你。”
       我说:“我恐怕要枪毙。”
       她说:“你没有犯这么重的罪。”
       我说:“我家很穷,生活不好过。”
       她说:“美好的生活,全靠自己去创造。”
       我说:“世上的好男人多得很,你为什么偏偏喜欢我?”
       她说:“你老实本份,有志气,有骨气,有浩然正气。你只要经得起考验,将来一定有前途。”
       看来,她爱我是爱得海枯石烂不变心。我没有想到她的性格有这样的倔强和固执。
       她能够忍受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障碍。她母亲是老革命,她哥哥是地区公安局干部,她自己是村干部。母亲将她许配了人家,她不允。她的亲友个个反对她与我的结婚。她不怕,她坚持要走自己的路。
       她在路上走,有的向她啐唾沫,有的当面骂她:“光明大道不走,要钻荆棘蓬。”背地里议论她的更是满城风雨。“一朵鲜花插到牛屎上,活该;”“从米箩里跳到糠箩里,自讨苦吃;”“人家离都离不了,她还搭上去,真是吃错了药!”……她去大队开介绍信办结婚证,处处都遭到阻扰,不是这不行就是那不全。她横冲直撞,天不怕地不怕,到处跑。好在大队书记是我的校友,又开明又存善心,介绍信还是开到了。1973年6月21日,这是个难忘的日子。我们去公社办结婚证,又有人故意要审讯我,想以此来威胁她,挫伤她的勇气。我被他们从上午审问到下午5点钟,拖拖拉拉,看看她会不会软心。其实县公安局在1970年“一打三反”以后对我的问题就作了结论:是错案,应予纠正,可下面一直挂着。他们最后的一招使完了,却丝毫没有动摇她的决心,结婚证终于办成了。
等到我们走出公社大门,天色已晚,大雨倾盆而下。我在一个亲友家借了一件雨衣遮着,我们依偎着在一起,行走在雷电交加,风雨横行中,也算是风雨为我们举行了婚礼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回到家已是晚上近10点钟了,我俩全身都湿得没有一根干纱,像落汤鸡。没有鞭炮声,没有锣鼓声,没有婚宴,没有嫁妆,那还奢谈什么结婚照。我们悲悲切切,凄凄凉凉,步入了自己的洞房。
       我家一贫如洗,5口人,只有一间破房,前半间住两个弟弟,后半间住父母,还有厨房,猪牛栏,我就睡在楼上的木板上。我要结婚了,就租了人家半间土砖房,里面用两条高凳子架上两块铺板,仅此而已。我们就是这样结了婚。
她嫁到我家,仍然被人瞧不起,遭人歧视,她不理睬。她理她的家,她干她的活。
       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我去当了教师。她在家除了带小孩、料理家务,还要种10亩责任田。她手脚麻利,干活风风火火很卖劲。养鸡下蛋换油盐,养猪出售赚点钱,蔬菜瓜果样样有,田里禾苗也不赖,日子还是过得温温饱饱。
       她想要搭个窝,于是自个儿又没黑没夜地做土砖,还请人做了一窑砖瓦。记得那是大雪纷飞时,她一个人守在窑里烧,熬了几个通宵。身子骨熬瘦了,可是终于立起了自己的家。她笑了,笑得那样自然而真挚。
       后来,我们全家搬进了城里住,我的腰杆子才慢慢地直起来,才算是一个像模像样的人。我们带着儿女回她老家,很多人都夸她:“你真有眼力,看得远,有胆识,有魄力,像一个铁骨铮铮的女豪杰。”“你找了一个好丈夫,把你从泥坑里带向了石板路。”“你现在是苦尽甘来,跟着老公享清福。”……
       她只是淡然一笑,说:“那是缘分。”
       我应该珍惜这个缘分,结婚30年珍珠婚的纪念日,我一定要与妻打扮得时髦漂亮,到照相馆去补照一张结构照,满足妻的这点小小的心愿。不然,我怎么对得起她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3)| 评论(1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